千里一醉人形自走痴汉boss

顾返初始
艺术源于生活,傻屌使我快乐✌
高三集训生,随缘更新

【嘉瑞嘉】低情商与低情商的双向暗恋-1-

之前那个脑洞的拓展x趁着自己懒癌没犯赶紧写一点x
帅气属于原作ooc属于我x文笔渣见谅x
最后那一句大概是(ooc的)内心自白一类的x
可以接受吗?



寂静的森林中,不时有几声爆炸声与轰鸣声传出,所伴随着的是裁判球发出的电子声音:“恭喜参赛者嘉德罗……”下一秒神通棍便砸到了它的头上,声音戛然而止。金发的王者从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的丛林中走了出来,就近找了棵树随意地坐下来休息,声音中还带着浓浓的不耐烦之意:“这些家伙都好弱啊……还是和格瑞打架比较令人愉悦。”虽然嘉德罗斯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但话语中似乎染上了别的色彩。蒙特祖玛凭借女性敏锐的直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只是和往常一样一言不发。似乎只有雷德不清楚状况,一边蹲下来随手戳着树旁的小花一边问道:“说到格瑞,老大你怎么不去找他打架了?最近难道没有关于他的情……唔!”话还没说完就像往常一样被嘉德罗斯的围巾抽了一下,只能捂着脸闭上嘴继续玩他的花草。

嘉德罗斯又何尝不想去找格瑞呢?虽然他有的时候完全不像一个九岁的孩子。比如他那强大的实力,又比如他蔑视人的态度,九岁的孩子可不会有这些。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又的确是个九岁的孩子——无论是完美掩藏自己的情绪波动,还是如何正确的表达它们,他都做不到。
九岁的孩子怎么表达讨厌呢?那大概就是一直去找茬吧;九岁的孩子如何表达喜欢呢?那大概就是一直缠着别人吧。然而嘉德罗斯他又是个傲娇,所以他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一直缠着格瑞找茬。但又因为嘉德罗斯的强大,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嘉德罗斯只是个九岁的孩子。于是很自然的,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凹凸大赛第一和第二之间的较量,没有人把它联想到喜欢上——虽说最了解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敌人,但格瑞也似乎完全没有联想到那方面。等他开窍又要等多久呢?嘉德罗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难得的感到害怕,害怕他知道后便会完全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自己都快不懂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了,却偏偏渴望着格瑞能懂。

原本维持二人关系的平衡却在金的到来下被破坏了不少,格瑞开始在修炼和跟嘉德罗斯打架这两项中抽出时间进行了第三第四甚至第五项——差不多都和金有关。自己去找格瑞会不会看到他和金有说有笑呢?不含冷漠与疏离,也不是敷衍,是不会对其他人露出的神色,甚至那张冰山脸偶尔还会露出微笑——嘉德罗斯一点都不想看到那种场面,所以他干脆眼不见为净,暂时离格瑞远一点。
格瑞那边倒是有些好奇于嘉德罗斯好几天都没来找自己,甚至有些不习惯。他将心头莫名出现的郁闷与烦躁全部归结于自己的习惯被破坏,拔出烈斩想要去找嘉德罗斯解决一下情绪问题却又收到了金传来的通讯:“嘉德罗斯在北方洞穴外!哎我去他对着我拔了棍子就是打啊!格瑞帮个忙啊——”
顿时想做的成了现实,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格瑞打开组队系统,朝着金的方向匆匆赶去。一路上格瑞内心的烦躁越来越多,他在思考着为什么嘉德罗斯会突然对金出手。从金来凹凸大赛第一天他就经常找金的茬,还带着几句意味不明的嘲讽。

他突然一股无名火起,情绪原因速度又提升了不少。很快便赶到了现场,雷德和蒙格祖玛站在一边防止金逃跑,而金正在奋力抵抗嘉德罗斯的攻势。金看到他来显得十分激动,甚至为了和格瑞打招呼眼看着就要中了嘉德罗斯一击——还好格瑞赶到了并化解了那份攻势。而嘉德罗斯也吃了金一击矢量冲击——他听到金跟格瑞打招呼的时候失神了一下。金的攻击虽然比较单调但力度却很有几分,嘉德罗斯压抑住自己的不适,用于平时无二——天知道他是怎么憋出来的平淡——的声音与语气问道:“格瑞来了?那个叫金的,你只有这点本事么。正好啊格瑞,我们好久都没打架了,现在正是时机不是么?”格瑞正要上前,却被金拉住了袖子。他在格瑞耳旁小声的说了些什么,格瑞便点了点头扶起金就准备离开,只留下一句不平不淡的话飘在空中:“离金远一点。”嘉德罗斯神色一暗正要发作,却因为远去的背影仅仅是攥紧了拳头而已。
挥手拦住打算前去围堵的两个手下,他再次坐回了树边上。这次的神情再也掩盖不住,他干脆把围巾往脸上一盖遮住不快。蒙特祖玛再也忍不住,挣扎了几下还是开了口:“嘉德罗斯大人……您是不是,喜欢他?”他虽然没有明指,但在场的三人都能理解,雷德也终于醒悟了过来——毕竟这段时间嘉德罗斯起起伏伏的心情都是因为格瑞。嘉德罗斯没有回话,但是头稍微的,以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微小的弧度,点了点头。

雷德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觉得嘉德罗斯现在这个状态应该自己就算作死也不会被怎么样,就小心翼翼的开了口:“老大不是我说……你这样要不是祖玛和你接触比较多而且她心细,我们都发现不了啊!没想到你喜欢人的方式这么……额……嗯……含蓄。”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确实和雷德所想的一样没有动身,他只是用平淡的语气问道:“看不出来吗?”雷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看不看的出来他喜欢格瑞的事,于是摇了摇头作为回应。“是吗……所以他确实也不知道——就这样吧。回去了。”嘉德罗斯的声音依然平淡听不出有什么感情,他站起身来扛起武器就转身向赛场走去,只给二人留下一个背影。蒙特祖玛和雷德面面相觑,连忙跟了上去。



格瑞……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是好啊。——嘉德罗斯

评论(4)

热度(66)